推荐资讯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王安屈辱的大喊他跪在地上想起却起

发布时间:2018-09-03 10:00 浏览:
  “伤人?为什么会觉得伤人?”王安冷冷笑道:“安可,你实在是太善良了,你并没有认识到这个社会上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你也没认识到,一个男人赚这么少的钱,对于他自身而言,也是一种侮辱。”
 
    得了,王安此言一出,顿时侮辱了全华夏好几亿人,至少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被他给得罪了!
 
    有些时候,某些不学无术的无知家伙,自以为仗着父母有几个钱,就可以胡作非为,异想天开。而王安则是这一方面的典型代表,如果让这样自大的人成了戴安娜华夏分公司的负责人,那么这个钻石品牌在华夏将不会有多少活路。
 
    “安可,这里是什么地方?”王安自问自答,语气之中充满了一种逼人的调调。对于他而言,这就是他的本来态度。
 
    “这里是宁海,是整个华夏最繁华的国际大都会,这里寸土寸金,想要在四环以内租一个套房的单间,最少要两千块钱!”王安说着,一指苏锐,道:“而他呢?三千块的薪水,两千块要交房屋租金,剩下的一千块钱连吃饭乘地铁都不够!他请不起你看电影,也没法给你送钻戒!”
 
    听着王安的话,周围的人心中不禁有些悲凉,众人都沉默了。
 
    工作在大城市,看似光鲜,可是其中真的是冷暖自知。不仅要承受着高强度的工作和高房租的压力,还要承受这些富二代的白眼与嘲讽。
 
    三千块的收入连生存都很难,那么那些收入六七千的又能好得到哪里去?
 
    而在场的这些人,无疑绝大部分都属于这个范围之内。
 
    王安说的是事实,但却带有浓重的打脸嫌疑。
 
    看到苏锐依旧沉默着,王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继续乘胜追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业务员先生恐怕现在还是租住在某个终年见不到阳光又阴暗又潮湿的地下室吧?”
 
    这王安打脸已经打出快感来了,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本来求爱的初衷。
 
    不过,他这也是变着法子让周安可相信,只有物质条件全部满足,才能再谈感情,否则一切都是水中月镜中花。
 
    “我说的对不对?业务员先生?如果你有胆量的话,就说出你现在的住址。”王安盛气凌人,那副模样看的周围人都觉得牙痒痒!
 
    此时周安可正紧紧抓着苏锐的胳膊,似乎这个姑娘很怕后者会生气。
 
    “苏锐,我们走吧,我们去看电影。”周安可担心的说道,看来她十分在意苏锐的情绪。
 
    看到这个场景,王安几乎要气炸了肺。
 
    “我住北隅湾1号。”苏锐眼光温柔的看了周安可一眼,然后对着王安说道。
 
    “北隅湾1号?那是什么鬼地方?是不是在八环九环那里,马上就要到了宁杭地界了?”王安放声大笑,笑着笑着,脸上的表情忽然僵住了!
 
    “这不可能!”
 
    周围人都看着,不知道王安为什么忽然失态了。
 
    因为此时此刻,王安忽然想起来,苏锐所说的北隅湾,就是宁海的一片并不被太多人所知道的富人区!都说百万买房千万买邻,那里的房子价格不仅要以亿来计算,周围的邻居更是非富即贵,甚至华夏富豪榜前十名都在那里拥有庄园式的房产!
 
    住在北隅湾,还是1号,这怎么可能?
 
    有钱在那里买房的人,还会穿着二十几块的回力鞋,在医药公司当业务员?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王安讥讽的说道:“真是吹牛不打草稿,你知道那里的房子有多贵吗?你知道住在那里的人都是什么身份吗?以你这样一个小小的业务员,恐怕就算奋斗个十辈子,也别想买得起那里的房子!”
 
    “我没必要骗你。”苏锐冷淡的说道,他看着这个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的富二代,眼底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来。
 
    确实,他确实没有骗王安,北隅湾1号,就是林家别墅,而且是北隅湾占地最大的一处庄园式庭院!
 
    这倒不是说明林福章能挤进华夏富豪榜前十,而是他的慧眼独具,在北隅湾还未开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着手投资了!如今那片别墅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好几倍!
 
    “而且,对于你刚才的话,我想,我有必要做出一点回应。”苏锐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个讲道理的人,只是有些时候,某些家伙太过欠揍,用那些道理都不能对他有杀伤力,所以必须要用拳头。
 
    “我是奋斗在这个社会上的小人物,没有一个好爹,没有一个有钱的家庭,甚至不知道父母在哪,从小长在孤儿院,但是我正直、善良,热血,愿意为我的梦想而去奋斗,我认为这就是我的伟大之处,小人物之所以会变成大人物,是因为他们始终为了梦想而努力,从不放弃。富二代又怎样?我做不成富二代,那就做富一代!”
 
    苏锐的目光平静,所说出的话却铿锵有力,落在周围人的心底,让他们看向苏锐的眼神也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
 
    如果是换做别人来说这种话,看起来就像是对富二代的服软,或者是无力之下的狡辩,可是苏锐由说出来,就造成了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我做不成富二代,那就做富一代!
 
    正能量,这个词似乎已经离这个浮躁的社会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充满了嘲讽之意,可是在周安可听到苏锐的话之后,她的心一紧,然后紧紧的握住了身旁男人的手。
 
    从一起回莲塘而到现在,她和苏锐之间都存在着一些心有灵犀般的小默契,周安可此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苏锐并不是在说一些虚言,他所说的话就代表了他的心情。
 
    周安可如今已经知道,苏锐并不是简单的业务员,他来历神秘身手强大,肩负着保护着林傲雪的任务,这样的一个谜一般的男人,能够成长到如今的地步,定然付出了许多常人想象不到艰苦卓绝的努力,就像是他说的那样——正直、善良、热血,从不放弃梦想,从来都心怀希望。
 
    因此,她听了苏锐的这番话之后,心中充满了浓浓的感动,这个男人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如此让人动容。
 
    苏锐的话语中充满了一股难言的气场,让周围人的目光也渐渐坚定,地上的红钞.票已经撒落一片,他们不再接受这个富二代的钱,因为这一张百元钞.票上面附着了太多太多的讥讽和鄙视,他们不能为了这区区一百块钱就弯下自己的脊梁。
 
    就在苏锐的这一番话让周围人热血沸腾的时候,王安却讥笑起来:“你这一番话说得固然是让人以为你是个热血青年,可是社会上也最不缺你这样的人,听过很多道理,喝过很多心灵鸡汤,但仍然过不好这一生。”
 
    苏锐忽然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灿烂中带着冷意:“这也是我今天话比较少的原因,对于讲不通道理的人,我一般用拳头。”
 
    “你要干什么?”王安警惕的后退两步,他以为苏锐要暴起伤人。
 
    可是苏锐却摇了摇头,掏出手机,待电话接通之后,说道:“李阳,你给我查清戴安娜钻石在宁海有几家分店,全部砸了,如果这个牌子今后还敢进入宁海,我拿你是问!”http://piaotian.net
 
 第314章 砸个稀巴烂!
 
    戴安娜在宁海岂止是有分店,甚至是连总部都设在这里!
 
    自从那一晚之后,李阳就决定彻底对苏锐俯首帖耳,终生奉其为主!绝对不敢再有二心!
 
    听到了苏锐的话,李阳不禁替那个戴安娜钻石默哀了一下,敢得罪苏少,真是他们几辈子造的孽!
 
    不过话说回来,李阳得知这个消息,他的心里也是着实有些幸灾乐祸的。
 
    作为青龙帮的老大,他早就听说过有手下小弟前去戴安娜钻石收保护费而被拒绝的,虽然李阳早在几年前就勒令手下逐渐减少收保护费的比例,使得整个帮会逐渐由黑转白,但是当他听到这种被拒绝的消息时,心里还是颇为不舒坦的。
 
    时隔多年,这件小事本来已经淡忘,可是如今这该死的戴安娜钻石竟然又不知死活的惹到了苏锐的头上,李阳就绝对不能继续坐视不理了。
 
    “苏少,戴安娜华夏公司的总部就在宁海,要不要把老板一家人全部做了?”
 
    李阳非常聪明,他很容易就猜出来,是那家姓王的惹到了苏锐,否则苏锐也不可能要把整个宁海的所有戴安娜钻石分店全部一锅端掉。
 
    他不仅没有多问其中缘由,甚至自作主张的请示,要不要把人全部做掉,这确实很对苏锐的胃口。
 
    “不用,如果事后不老实,再做也不迟。”苏锐的眸光冷冷,看了对面的王安一眼。
 
    “谨遵苏少命令!保证完成任务!”李阳的声音透着一股狠辣味道。
 
    而在苏锐对面的王安,自然是听不到李阳在说些什么,他看到苏锐挂了电话,脸上的讥讽之意更浓:“不错啊,我还没想到,这里竟然隐藏了一位民间高手,还要把我的戴安娜分店全部砸了,你知不知道,整个宁海,我戴安娜钻石就有十家分店?你有本事就全部砸光,一个都不要给我留下!哈哈!”
 
    王安从始至终都认为苏锐是在说笑,他完全没想到,对面这个脚蹬回力球鞋的男人,拥有着可以让宁海黑帮老大俯首帖耳的能力!
 
    戴安娜钻石的主要分布就在华夏的几个发达城市而已,其中以宁海最多,足足十家分店,占整个华夏分店总量的五分之一,甚至王安的父亲王高明还把品牌华夏分公司的总部设在这里。
 
    王安相信,如果苏锐真的能把这些店面全部砸掉,到时候不用自己出手,警察都会主动把这个家伙抓起来,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怎么能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做出砸店的暴力行径?
 
    砸多少,赔多少!还得抓住坐牢!
 
    苏锐根本懒得理睬这个无知弱智加白痴的家伙,他拉着周安可的手,笑着说道:“刚才你可是说过,要和我一起看电影?”
 
    周安可点了点头,俏脸微红,眼眸中星光闪闪,她刚才完全被苏锐的表现所折服。
 
    不过,她的心底还是有些担心的,她知道苏锐说得出做得到,说要砸店肯定会动手,因此周安可才会担心苏锐在砸店之后会被警察处理。心中虽然这样想,但周安可却没有当面问出来,否则就太折了苏锐面子了。
 
    “你们不准走!”王安有些气急败坏了!
 
    自己居高临下使劲的把苏锐往死里打击和鄙视,竟然没有换来周安可的任何改变,简直白忙活一场!心高气傲的王安自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腿在我身上,我若要走,你还能拦我不成?”苏锐转过脸来,似笑非笑。
 
    “小李,过来给我拦住这个混蛋!”王安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在周安可面前大献殷勤:“我绝对不能让安可被这个混蛋给骗了!”
 
    那个刚刚发钱的小子闻言,连忙跑过来,挡在了苏锐的身前,脚步虽快,但是脸上却有一丝担忧之色。
 
    这个小李是王安的司机,并不是保镖——在华夏,也并不是所有有钱人都有保镖的。
 
    正因为他是司机,所以并不太懂功夫,因此看着比自己高一头的苏锐,心中有些微微发怵,可是少爷的话又不能不听,要是真的打起架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所以这司机小李非常纠结。
 
    见到司机拦住了苏锐,王安又站过来,冷笑着说道:“你走可以,但是要把安可留下!不然,我可是会对你不客气的!”
 
    他还未说完,就见到苏锐伸出手来,似乎是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安只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大力透过肩膀传导到了他的体内,让他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双膝一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这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王安刚才还是盛气凌人,转眼间就跪倒在地?
 
    看到此景,周安可的嘴角带着笑意,都没有再看王安一眼,便拖住苏锐的手往外面走着。
 
    刚才王安这番盛气凌人的话,可算是彻底的得罪了周安可,就算后者心地十分善良,此刻对于这个家伙也是没多少同情心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对我做了什么?”王安屈辱的大喊,他跪在地上,想起却起不来,苏锐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让他整个身子全都麻掉了!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自作孽,不可活,拜托下次求爱的时候看清楚一点,可别当小三当上瘾了。”苏锐一句话让周围人哈哈大笑。
 
    围观的群众本来从极度愤慨到极度欢乐,众人都对着王安指指点点,有很多人还拿出手机拍照。
 
    得了,这些照片一旦传上网,那么这戴安娜钻石华夏分公司的少爷可就又要火一把了。
 
    “拍什么拍?不许拍!”王安跪在地上恼羞成怒的大喊!
 
    可是他越是这么喊,周围人越是拍的起劲。
 
    “小李,愣着干什么?来扶我起来!”王安的脸上满是怒色,对司机喊道。
 
    小李之前已经被这场面搞得愣住了,这才想到少爷还跪在地上,连忙想要去扶,而是这个时候,苏锐忽然转过身来,伸手在他的肩膀上面拍了拍。
 
    噗通一声,小李也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半边身子全部麻掉,完完全全的不受自己控制了!
 
相关阅读